聚焦第四次工业革命 三大动能助推升级转型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6-09-01  浏览次数:56
核心提示:围绕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型的力量这一主题,在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与会嘉宾从不同侧面谈及工业4.0的特点、对当今世界的影响,以
 围绕“第四次工业革命——转型的力量”这一主题,在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与会嘉宾从不同侧面谈及工业4.0的特点、对当今世界的影响,以及新技术革命下需要何种治理架构和产业模式。

628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会见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企业家代表时指出,制造业仍然是中国发展的基础,现在的关键是要让制造业转型升级,要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。

此前一天,工信部副部长冯飞在论坛上表示,第四次工业革命会有两个特点:一个是高渗透性,即对行业全产业链形成渗透;另一个是几乎零边际成本效益。这两大特征将会带来生产效率的大幅提高,也会让生产组织方式发生变革。

参加论坛的工信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主任龚晓峰认为,中国经济的新动能仍在持续被发掘,目前可以明确的是,三个方面的新动能正在聚集:一是利用高新技术提升和改造传统产业;二是培育新经济;三是推进开发型经济,利用互联网配置全球资源。

政府是推进工业革命的召集人

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发达经济体复苏乏力,新兴经济体也出现增速放缓的局面。然而,工信部副部长冯飞从中却看到新的机遇。

在夏季达沃斯627日的“中国智造”分论坛上,冯飞说:“从全球历史来看,基本上创新周期与经济发展周期是逆向分布的,也就是说经济不景气的时候,恰恰是创新比较活跃的时期,历史上大都是这样的。”

在冯飞看来,在高渗透性和零边际成本作用下,第四次工业革命将带来生产效率的大幅度提高,由大规模生产转到规模化定制等生产组织方式的变革,以及资源配置方式的革命和平台经济、企业的网络化、扁平化将成为新的趋势。另外,分享经济、移动经济等新的产业形态也在不断涌现。

中国科学技术战略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刘峰曾对记者说:“新的科技革命为制造业带来两大动力:一是传统行业利用智能化、数字化、绿色化技术提升附加值;二是新能源、3D打印、精准医疗、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成为新的增长点。”

那么,应该如何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遇?628日的“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影响”分论坛上,与会嘉宾认为,这一切都应该基于领导力的核心,政府领导者、创业者、企业家、社会领导者、非政府组织的领导者需要具备灵活应变的能力。

在推进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进程中,政府可以发挥何种作用?加拿大创新、科学与经济发展部长拜恩斯认为,在社会角色的划分上,政府本身并不是足够敏捷的,很难赶得上经济社会变化的速度。“为此,政府需要的是一种出面召集的能力,能把学术界、公民社会、企业界与各级政府等主体召集在一起。政府的召集能力,能促成一种新的文化氛围,让不同主体都能够竭尽所能来共同找到解决的方案。”

在我国,工信部作为负责研究提出工业发展战略的部委,冯飞在上述论坛中表示,工信部负责了制造业的“供给侧”,关键的环节就是营造有利于创新的产业生态。“在这样的过程当中,制度的创新非常重要,要用包容性来激励创新。中国制造2025实际体现了这样的理念。我们营造良好的产业生态,实行以人为本的人才战略,还有制造业创新体系的提升。我们要把市场的力量、技术创新所带来的增长动能充分发挥出来。”

依托互联网+“集众智汇众力”

几乎就在夏季达沃斯热议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同时,628日上午,我国自主研制的首架喷气式支线客机ARJ21-700飞机正式投入商业运营,中国的天空首次迎来自己研发的喷气客机。这也成为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项里程碑。

总理在会见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企业家代表时说道:“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制造业仍然是中国发展的基础,现在的关键是要让制造业转型升级,要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。”

就我国制造业目前的状况,在冯飞看来,我国制造业整体上处在转型升级、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,一方面存在着有效需求不足的弊端,表现在一些行业的产能过剩上;而另一方面又存在着有效供给不足,供给对消费的适应性还不强。

“在中国制造业转型当中,我国还需要工业2.0的普及和工业3.0的补课。因此,我们面临着学习和新一轮科技革命当中的赛跑这样的双重任务。”冯飞说。

至于如何实现转型升级,表示,《中国制造2025》和“互联网+”是不可分割的,要使中国制造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,必须依靠互联网,依靠云计算,依靠大数据,这样才能使中国200多项产量占世界第一的工业产品能够跃上新的水平。

“依托‘互联网+’,可以在全球范围内‘集众智、汇众力’,可以把各方面的智慧汇集起来去解决各种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李克强说。

在此次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规划也得到与会外国专家的高度评价。Salesforce公司董事会主席马克·贝尼奥夫就表示,《中国制造2025》计划目标非常清楚、精细,涉及技术和经济的发展。“中国还计划减少传统行业的就业,并将劳动力转移至新兴行业里面,而且中国政府有大约1000亿元资金用于这样的努力。这种长期的计划、长期的思索值得我们学习。”贝尼奥夫说。


 
 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
扫一扫

手机看本站
手机看本站